<th id="mgmbe"><u id="mgmbe"></u></th><dd id="mgmbe"><center id="mgmbe"></center></dd>
    <dd id="mgmbe"></dd>
    1. <rp id="mgmbe"></rp>

      <progress id="mgmbe"></progress>

      <li id="mgmbe"><acronym id="mgmbe"></acronym></li>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廈門施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廈門火炬高新區(翔安)產業區翔星路98號強業樓406室

      電 話:0592-5771844 

      手 機:15860722185

      郵 箱:63706983@qq.com

      SCI道路上:煮熟的鴨子為什么飛了?

      作者:免疫細胞研究bioworld 發布時間:2015-04-23
      筆者親自經歷過的真實事情。2014年5月,筆者的一個朋友小林給某SCI雜志投了一篇文章,在等待了漫長的三個月之后,雜志社的審稿意見終于反饋回來了,文章需要“小修”(MinorRevision)??梢哉f,這對大多數投稿人來說是個好消息了。小林也很興奮,從各方學來的論文投稿知識使她覺得“勝券在握”了。她匆匆看過審稿人的意見后,就草草在3天時間里自行修回。結果卻出乎意料,雜志編輯很快給出“拒稿”通知。這對期待畢業的小林來說無異是是晴天霹靂,著實把小林給“震”懵了。腦中回蕩的是千萬個“為什么?”、“怎么會?”對此,小林難受得吃不下、睡不著。用她的話來說是“相當地懊悔”。
       
      于是,她求助于我。我深深為她感到惋惜和遺憾。在仔細閱讀了她給我轉發的第一次審稿意見和她修改過的文章之后,我發現了大致的問題所在,那就是:對審稿人給出的修改意見理解不夠、重視不夠。如果認真完全按照審稿人的專業意見來修改,并恰當對審稿人給出的語言潤色建議給予足夠的重視,就不會“煮熟的鴨子飛了”。假如時光倒流,在她收到雜志第一次給出的審稿意見后就求助于我,我會給她如下的建議:
        
      1.無論是小修(Minor Revision)還是大修(Major Revision),都要認真對待審稿人的審稿意見。
      對審稿人提出的每一個問題進行精讀,徹底理解。對不懂的問題要尋求老師、朋友以及論壇戰友、甚至專業論文編輯公司的幫助,只有這樣才能正確合理地回復審稿意見并寫好回復信(Responseletter or Rebuttal letter)。
       
      2.寫好回復信至關重要。
      因為雜志社主編主要通過看這個回復信來判斷作者是否對文章認真修改了。作者需要對所有問題進行逐一回答,并明確指出在修改稿中的哪些地方做了哪些修改。通常來說,作者在沒有原則問題情況下應盡可能滿足審稿人的要求。若對審稿人提出的觀點持不同乃至反對意見,作者需要提供強有力的證據來解釋或辯駁。比如審稿人對作者使用的實驗動物數目少,缺乏統計學意義時,作者一方面可以從統計學甚至倫理學角度來辯駁。另一方面可以用已發表在同領域影響因子高的SCI雜志上的文章數據信息來支持自己的觀點。記住,要做到有理、有利、有節,對審稿人千萬不可“得寸進尺”。
        
      3.如果審稿人要求補實驗
      作者若不能在雜志社要求的修回時間內做完,作者可以給雜志社發信,要求延長修回時間。作者若無法補實驗,則應如實解釋原因,同時在討論中正視有關問題,以征得審稿人和編輯的理解。
        
      4.語言是老生常談但不能不重視的問題。
      再有價值的研究成果和發現,如果不能被清晰準確地表達和描述、并讓讀者理解,即使被接受發表,其價值也會被大打折扣。凡是雜志社明確提出對稿件需要進行語言修飾潤色時,作者不可掉以輕心。簡單地利用文檔系統的拼寫或語法檢查功能,而沒有生物醫學研究背景的“Nativespeaker”幫助,往往會適得其反。所以,建議作者尋求聲譽好的專業人士或公司的幫助。
        
      此外,“科研文章的寫作和投稿”雖然不用熟讀“孫子兵法”,但作者也需要有盡可能周詳的計劃和一定的策略,更要充分考慮到投稿、修改、再投稿這個周期所需要的時間。想要使文章能夠被理想的雜志接受,作者不僅應該在課題進行過程中及時整理和分析數據,甚至在課題開始初期就應該初步考慮文章如何撰寫?!胺彩骂A則立,不預則廢”,只有這樣,作者才能留出充足的時間來撰寫稿件,全面體現課題應有的影響力。
        

      最后,她的論文在一個影響因子較之前投稿雜志略高的SCI雜志上發表。小林順利如期畢業。雖然這篇論文的發表過程曲折,但小林也因此上了重要的一課。相信在她今后的科研道路上不會再上演“煮熟的鴨子飛了”的故事。

      文章來源:網絡

      上一條:沒有了!